大咖专栏:法国足球照耀塞内加尔 因黄牌比日本多而站着死

作者简介:朱渊,欧足联级足球教练,谢菲尔德FC——世界上第一支足球俱乐部,国际事务顾问;英国You Are the Ref足球管理公司执行总监。

世界杯小组赛阶段落下帷幕,只有一支非洲球队与淘汰赛无限接近——塞内加尔。或许他们今天的话题热度远不如晋级的日本,这很正常。竞技足球里,唯有胜利才能赢得更多关注——比如昨天韩国队的搜索热度,就高于德国队。

观察家们喜爱将他们与02年那支杀入8强的神奇之师作比较,能越过16年时间跨度,将两支队伍跨时空连接的,是塞内加尔主教练阿里乌·西塞——02年塞内加尔队长,同时也是本届大赛中唯一的黑人主帅。在他看来,如今的这支塞内加尔队其实力远在02年之上。

人们总习惯于用标签来定义种族差异,认为非洲球队尽管富有创造力,却缺乏必要纪律,因此很难在大赛中走远。但事实是,16年前的那支塞内加尔队中,只有2名球员出生于塞内加尔本土。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在法国踢球。当时的主教练布吕诺·梅特苏,即西塞的精神导师,选择球员的首要标准就是:坚韧且守纪律。顺便提一句,梅特苏的经历颇为传奇:他之后皈依教,并于2013年以阿卜杜·卡里姆·梅特苏的名字葬于塞内加尔。

02年的那支队伍中,没有明星。两名球员确实在世界杯后加盟了利物浦,但利物浦后卫卡拉格之后在书中回忆说:“迪乌夫和迪奥,让最强硬的利物浦人都闻名丧胆。你还记得在学校里踢球挑边选人的场景吗?我们在利物浦也经常这么玩,5人一组。迪乌夫很多时候都是最后一个被剩下的球员。”

时过境迁,如今的塞内加尔有了属于自己的球星。上个月在欧冠决赛中帮助利物浦破门的萨迪奥·马内就是其中之一;效力于那不勒斯的卡里多·库利巴利,被认为是上赛季最好的中后卫。因疯狂庆祝而险些命丧球场的马拉多纳,还要了他的球衣。球王甚至认为:“如果库利巴利是一名白人球员,他可能现在已经在为皇马或者巴萨效力了。”20岁的边锋伊斯迈拉·萨尔,属于那种有能力通吃整条边路的球员,很快就会有大球队向他抛来橄榄枝。

但塞内加尔队的实力基础,却在很大程度上还要得益于他们原本的宗主国——法国。是法国世界级的青训系统帮助了这些怀揣足球梦的非洲孩子们,库利巴利就是其中一个例子。他的父亲是一名普通的工厂工人,一家住在孚日省偏远的塞内加尔社区。和本届世界杯中许多塞内加尔裔、摩洛哥裔、突尼斯裔的球员一样,他从小就生活在两种文化中。

“在家里,我们说颇尔语(一种塞内加尔语言),”库利巴利在接受法国足球杂志《So Foot》时提到:“但当你打开家门走出去后,噗!你就瞬间进入了法语模式。”98年世界杯时,他为法国队加油呐喊;而2002年时,他又为塞内加尔击败法国而欣喜。

为家乡球队梅斯效力后,他遇到了那些真正来自塞内加尔的塞内加尔人。梅斯俱乐部长期与塞内加尔一家名为“脚下一代”(Génération Foot )的青训营保持合作关系,每年都为俱乐部送来优秀的非洲少年,马内和萨尔就是这个项目的受益者。值得一提的是,拥有库利巴利和马内的梅斯队,竟然在2012年降低至第三级别——可见,他们的教练有些问题。

和许多非洲球员一样,库利巴利在选择为祖国塞内加尔效力之前,曾代表法国队参加过青少年赛事:“是我的妻子鼓励我做出决定。”库利巴利回忆道,“她告诉我,这么做会让我的父母很骄傲。”

但法国队主教练德尚在得知此事后,就显得有些不满——法国队的中卫位置上正需要他。好在库利巴利的抉择终究得到回报,西塞将一支训练有素且战术丰富的队伍带到了俄罗斯:首场战胜波兰,他们使用强调快速防守反击的4-4-2战术;之后又在和日本队的比赛中,使用高位压迫的4-3-3。本场对阵哥伦比亚,球队再度回归快速而有效的4-4-2。一些自命不凡的足球专家原以为马内将主宰塞内加尔的所有进攻,但事实上,他很好地融入团队,在中场左路兢兢业业地进攻、防守。

西塞在球队精神上的策略,与今天凌晨与比利时携手出线的英格兰队主帅索斯盖特颇有几分相像:一名球员在世界杯上的首要任务,应该是享受比赛。库利巴利表示:“西塞告诉我们,千万不要让自己处于压力之下。因为参加世界杯最遗憾的,就是兴奋过度,从而发挥失常。”

西塞是本届世界杯上工资最低的主教练(17.45万英镑),成绩却在工资最高的德国队主帅勒夫之上(331万英镑)。西塞更大的成就在于,他很有可能会缓解足球世界中对于黑人教练的歧视。西塞拒绝谈论肤色问题,但的确表示过:“不能仅仅因为我留着脏辫,就认为我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

他坚信,非洲教练们思考战术、激励球员和制订比赛计划的能力,一点都不在白人教练之下。希望他的声音会被更多人听到。

Author: ayx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